首页 > 会员风采 > 会员风采 > 长江国际商会副会长王璞:做一个伟大组织的建设者
会员风采
长江国际商会副会长王璞:做一个伟大组织的建设者
发布日期:2019-8-1   浏览次数:103


图说:长江国际商会副会长王璞


问:你觉得你这一生可能达到的最高成就是一个什么状态,给我们描述一下?

 

王璞:我希望能够参与一个伟大组织的建设,是创办并建设,参与到这个伟大进程中。我百年以后,我个人没了以后,这个组织由于基因不错,打的底子比较不错,依然蓬勃发展一百年,两百年,三百年,五百年,八百年。我那时候如果在天有灵,或者说我们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世界的话,我是最快乐的。

 

问:你的想法跟美国当年的建国者差不多?

 

王璞:应该说哪个时代都有理想主义者,我也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。

 

问:你有没有特别希望自己拥有某一种秉赋或者有一种天才?特别希望自己拥有的才能?

 

王璞:有,我觉得我倒是缺点,比如说这种缺点就是我想要有更好的。什么缺点呢,比如说我记不住人的名字,不容易记住人的名字。我虽然能记住每一个跟我共事的同事,他对北大纵横的一个贡献,我可能都能如数家珍数出来,历历在目。但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,记别人名字特别难。是不是没有开发这个潜能呢,你想想如果我能很容易记住大家的名字,我在外边参加论坛啊,或者同事啊这些,我能马上就喊出来谁的名字,而不用很熟悉才知道,那多好啊,这种融洽的感觉多好啊。

 

问:这一点咱俩感觉一样,记不住别人的名字。

 

王璞:对,这算是一个缺点,你说算我们要渴望得到的,也不见得是最渴望得到的,这样也挺好,记不住。

 

问:那把这个问题换个问法,你有没有痛恨自己身上哪一个缺点?

 

王璞:缺点我觉得真得好好想一想,到底缺点是什么?是我的心胸不够宽大,是我的努力程度不够,是我这个出主意的,比如说对公司发展的思路,经过验证经常出错,到底是什么?这些缺点,对了,这方面我倒觉得不明显,我想不出来。那我再深入想可能是,说缺点可能是,或者说现在也需要将来改进,对家里的投入的时间太少。你问我就是得慢慢想,完了想出自己最真实的东西来。

 

问:你觉得如果你要结交一个朋友,你认为什么品质是很重要的?

 

王璞:我觉得,我过去说过,他身上一定有一种英雄气,我喜欢就佩服,那个有理想有抱负的,我喜欢佩服。

 

问:就是如果你给后人要推荐一本很重要的书,如果只准推荐一本,你会推荐什么?

 

王璞:这个难坏我了,因为我每个阶段看的书不一样。

 

问:好,那你就按每个阶段多说几本。

 

王璞:我觉得小的时候看的《水浒传》,那里给我很多的,我觉得我现在还能记住很多典型的人物,和他那个故事,我有喜欢他。比如说《李自成》到今天我还津津乐道的一章章的章节,比如说李自成结识赫摇旗那段,我今天还真的在公司里不断地给大家讲,不断地用,包括外头采访我也说这一段。

 

那段是这么讲,李自成兵败豫州,赫摇旗就要逃跑,他手下的大将啊,被李自成的义子张脉,和他的手下大将刘忠明,他们给截住了。完了好,李自成拍马骑马赶到。刀下留人,不要杀他。把盘缠拿来,因为他兵败豫州了,这个银子和战马,军刀什么都很少了。银子战马军刀送给他一些,李自成说为什么送你,因为不送你一点这些东西的话,你走不出,别说遇到官军你打不过,因为你没有几个人了。那么你就走不出这片林子,走不出这个地区,豫州乡匪啊,农村乡里的你都打不过,因此我送你走。不但不杀他,送他走。结果几年以后,李自成在三中重整旗鼓,杀出山的时候,碰到滚滚灰尘,以为官军,一看一个战将拍马赶到,下马。大哥,闯王,我又回来了,我又带了几万骑兵,驻扎在外头。这段太感人。你看我们今天怎么对待我们有的同事离职,其实北纵横离职率这个真的是低得不能再低了,在这个行业里。但是每走一个人,我们内部就起个名,就叫挂职锻炼。我们不叫离职,就叫挂职锻炼。用的理念是什么,其中就是我小的时候,看的这本。我们现在这种情况,他出去好日子过,想去过好日子,我们能不能理解,还是咬着牙恨,还是这个岗位离不开他,还是把你腰斩了,咬着牙恨,还是百般的阻挠,还是出去以后,老死不相往来,还是绝对不允许再回来。这些纵横都是认,对这些都是认,好合好散,把他送走,一会儿你们可以拍一个东西。我给我们离职的同事,我唯一在公司签的名就是这个字,给我们离职同志签的一个毕业证书。

 

在北大纵横,他参加了多少培训,比如说一个人在纵横参加了一百场培训,什么课题,什么培训内容,谁讲的,什么时间,一个完整的培训函,由我签字。就像在大学的毕业证一样,学分档案是一样的,发给他,送他出去找工作。送给他拿去做纪念,也许因为这个培训记录,他可能在找工作的时候,多几千元钱工资,都有可能。这样他看你是北大毕业的,给你多几千块钱工资。他是北大纵横工作过,经过这么多轮的培训,他相当于又读了一个大学。这个就是他走的时候我送他的。这个就像李自成送给赫的银子和战马盘缠一样。我送给大家的就是一个培训函。我哪儿吸收的,就是从当年很小的时候,我记不得是小学初中了,看的这本书里头,我想到用。当年没有想到用,包括我做公司刚开始也没有想到用,只不过这些年,越来越强烈地要用到这个东西了。

 

问: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问,假设你现在给自己百年之后写一段墓志铭,你会怎么写?

 

王璞:其实这个真的有过这段例子,五年前我在跟我们一个清华毕业的叫岳云雷的合伙人, 我们在一起合作有八九年了,去给江西投资去做咨询项目。我们走在路上我就说,真的我们今天是为墓志铭活着的。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想做的一切东西,都是目的,或者说最后是供后人要评价的。墓碑,为墓志铭而活。

 

那今天你问我的时候,到底这个墓志铭怎么写,我觉得我还没有想过,让我想一下。我佩服的人,或者我今天特别向往的人是谁,可能知道这个墓志铭会怎么写了,具体措词我想不去管它了。比如说我对蔡元培,在北大那么包容,胡适啦陈独秀,李大钊啊,等等,都在北大。完了这个组织缔造的,经过一百年以后,对中国作用这么大,而且得到中国人这么高的尊敬,北大,那我们怎么看待蔡元培。那我们再看美国,华盛顿当选,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佛兰克林也可以当选,包括华盛顿当选总统以后,一两届就退出来,形成一个这样一个更替的模式,我觉得我们怎么看华盛顿。你说,我就希望后人,怎么能够,往这个方向上看待我一下。至于到什么程度,可能不及人家的万分之一,但是毕竟是在这个方向上,属于追随者。那超越不太可能了,是一个追随者,我觉得可能这个墓志铭已经出来了,类似华盛顿,类似蔡元培,这样一个方向上的一个崇拜者,一个追随者。他用他的行为,一直在努力,这个就是墓志铭。


 

图说:长江国际商会第二届领导成员

(副会长王璞为右三)

商会头条 | 政商支持 | 媒体聚焦 | 视频新闻 | 直属品牌 | 项目推荐

长江国际商会版权所有 199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鄂ICP备16016435号-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453号